所有栏目
1593

赖少其在广州

2015-10-12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赖少其在广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韩帮文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  

    “我将乘风归去,折柳揖别。过庾岭,香云千里,一山春色……”

  1986年元月,赖少其举家离开安徽迁回广州定居,写下了这首《相见欢》,心中对新的生活满怀期待。

  但阔别故土50载,时过境迁之后,赖少其在广州的生活与艺术交往到底是怎样的场景?就是一个颇为玩味的话题。对此,彼时几乎天天跑到赖少其家,几成“父子”关系的庄小尖,揭开了赖少其晚年在广州的诸多细节,比如与关山月、黎雄才隐晦且又微妙的关系。

  且看庄小尖的山水绘画,就可以找到他与赖少其的精神性关联。庄小尖说,结识赖少其是“命中注定”。

  庄小尖读小学的时候,就得以相遇赖少其。其时,庄小尖在绘画上显示出过人才华,常被地方领导叫去相陪造访的艺术家。有一次,赖少其偕同画家唐云、周怀民回故乡,其时,唐云的名号要远远高过赖少其,只酷爱国画的庄小尖对赖少其反而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。

  赖少其举家回到广州后,最早临时住在环市路的华侨新村。彼时,庄小尖正在白云宾馆附近上班,两地相距不过两三百米。已近不惑之年的他,早已知道赖少其在版画、国画领域的高深造诣,禁不住内心的崇仰,不时登门求教。当时,庄小尖正在为一些报纸、杂志做美编,就常找赖少其给报纸写栏头与题签,平日也多有书画探讨,长此以往,两人便熟络起来,直至赖家把他当作自家人。

  1990年,赖少其搬家到水荫路,庄小尖的单位也恰巧搬到了中山一路,两处只相隔一条街。每天一早去单位,处理完事务之后,他就赶往赖少其家里去,一待便是一中午。“保姆看到我来,就主动在锅里多加一把米。”庄小尖与赖家关系可见一斑,庄小尖的父亲将他们亲密无间的关系比作“父子关系”。

  正是这种特殊的“父子”关系,让庄小尖掌握了大量赖少其其人其艺的诸多“秘密”。比如,赖少其写书法从来都是积极向上的内容,表达一种入世的乐观精神,而极少写归隐、出世等消极精神。有一次,有人找他写陶渊明的一个诗句,他并未应允。

  比如,赖少其没有钱财概念,更没有存私房钱的心思,而家中事无巨细以及他的艺术活动,都由其夫人曾菲女士操持,两人性情可谓一静一动。有一次,庄小尖将一笔稿费交给了赖少其,曾女士发现后就叮嘱老伴“下不为例”,而赖少其的一句“有点钱也不错嘛”的调侃,就惹来夫人一顿唠叨,“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小开销都要钱,以后有钱要及时交给我。”曾菲女士去世后,庄小尖送去一副挽联,“共赴国难,义无反顾真战士;齐臻艺德,事无巨细女丈夫”,熟识赖家的人深以为然。

  但最能引起庄小尖注意的是,赖少其与岭南同道的复杂关系。他的客厅里悬挂着一幅自书对联“欲佩三尺剑,独弹一张琴”,透出了一种豪迈、苍凉的气息与艺术的自信。而庄小尖的解读则是:赖少其来到广州,进入岭南派的地盘,多少有一种寂寞的心境,也袒露了愿在岭南派的大本营走另一条路的心志。

  经过长期观察,庄小尖了解到,常来拜访赖少其的艺术家多是北京、上海、安徽等外地的人,鲜见广州本土艺术家踏入赖家,相互之间都有礼节性的尊重,但委实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来往。平时和赖少其交往密切的“广州人”,多是王贵忱、苏烈、苏庚春等文化人,以及省、市高级官员。

  更让庄小尖生发感触的是,他一向认为赖少其的书画造诣在广东最高,而周围的同行则笑不以为然。“笑话我痴迷赖老艺术的人不乏现在画坛名家。”不过,庄小尖对此也比较欣慰,自认是性情、气格相近而很早认识到赖少其的艺术价值。

  说起赖少其与岭南派的关系,就不得不提及他与同时代的关山月、黎雄才的交往。庄小尖依然清晰记得,1994516日上午,赖少其从艺60周年书画回顾展在广东画院开幕,场面非常隆重。时近中午12时,所有的来宾与工作人员都陆续移步到东方宾馆就餐,唯独曾菲女士没有去。她在等一个人,她知道他一定会来。果然,曾女士等待的这个人来到了展厅。他是关山月。

  “对不起,上午家有来客,无法抽身,现在才赶来祝贺,抱歉抱歉!”关山月还拿出一页稿纸,端正题写了一首贺诗。当时关山月送完贺信,便告辞回家。关山月的贺诗次日就登在《羊城晚报》上。

  在庄小尖看来,关山月一直是广东乃至全国画坛的中心人物,而这次展览的主角无疑是赖少其,他“错峰”赶来,一来出于对赖少其的敬重,二来也避免了展览引他为首的尴尬场面。

  至于赖少其与黎雄才的交往,在庄小尖的记忆里,并无特殊印记。据其介绍,赖少其曾带着好朋友唐云去拜访黎雄才,黎雄才向唐云赠送了一本新出的画集,而对赖少其少有言辞,个中究竟后人难以捉摸。

  “不要将赖少其定义为一个岭南画派画家,他的艺术不能归类于岭南,也不能归类于安徽,而是属于全国。”不管岭南是一个地域概念,还是一个画派概念,在庄小尖看来,将赖少其与岭南扯上紧密联系,都是站不住脚的。

  在今年6月开幕的“大道之道——赖少其诞辰百年作品展”上,庄小尖留意到赖少其写给原广东省委书记林若的一封信,大致意思是:总是讲岭南戏剧、岭南绘画,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儿,现在不要以一个地域来论事,应该站在全国或者更高的高度来谈地域文化这个问题。由此,庄小尖推断,赖老从来都是以国家等全局性的起点来考虑问题,并非宥于一地、一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晨风

 

中国艺术家学会官网

www.arts168.com